Phycology

Ezio:超凶。
好喜欢凶凶的挨揍,觉得很有侵略性!Alpha!

[EA] 猫 短篇


夏天的夜,破碎的黄昏。顺着习习凉风送来的芳香,绕在塔楼上盘旋的白鹰。

黑猫迈着轻巧的步伐,从窗台边缘跃到楼梯上。它顺着过道悠闲地往上走,侧身穿过向楼下前行的人,在他们的脚腕绕一个调皮的弯。见到它的人们都微笑着向它打招呼,它也友好的回以一声小小的猫叫。有时还有人伸手胆大地摸摸它高高翘起的尾巴,而它不满的叫声常常引来他们的偷笑。这些人都把自己的面容藏匿在厚重的兜帽下,清一色的白袍几乎包住了每一寸皮肤。身上某处都有着一个标志性的图案。像是兜帽的样子,又像是某种古老的文字。

黑猫终于慢慢踱步到平台,它嫌弃地甩甩爪子,在两个守卫前停下,喵喵叫了几声让他们注意到自己。一个守卫蹲下来,隔着护甲爱惜的揉揉它的头,它嗷嗷叫着用爪子拍开厚重的金属。另一个守卫笑着让气馁的人住手,一边打开了通往顶层的门。黑猫走去蹭蹭他的腿以示感谢,抖抖耳朵向楼上的房间飞快地跑去。

那是马西亚夫刺客大导师的房间。

猫悄悄地溜进书房,天色已经不早了,余晖已在天边染成血一般的暗红,房间里的书架似乎隔绝了所有的光芒。但书桌前点着一盏明亮的灯,一个人影背对大门笔直的坐在那里,火焰在微风中摇曳,在墙上投下大片阴影。他提起羽毛笔,手上正专心致志地写着些猫看不懂的文字。

“马西亚夫。”

那人没有回头,他似乎早已发觉愣在原地的黑猫,依然神情专注地处理文件。

“到我这来。”

大导师伸出左手拍拍自己的大腿,目光依然落在桌上堆积如山的文件上,长时间没有饮水的嗓音因为干涩而有些嘶哑。黑猫回应了自己的名字,然后小步跑了过去,用踩满尘土的爪子搭在主人的膝盖边,跳到他大腿上趴下,一只爪子讨好似的推了推正在写字的手臂,睁大眼睛小声呜咽了一下。

“……马西亚夫。”

大导师发出一声叹息,他伸手理理栗色的短发,泛着金色的双眸从书卷上移开落在猫身上,透露着一股无奈和疲惫,唇边的伤疤随着话语晃动。他终于伸出手搂住猫的脊背,放下羽毛笔温柔的顺着猫额顶的短毛。黑猫高兴的把头埋在主人的臂弯里,尾巴堪堪绕在左手断掉的无名指上,抬头望着人的目光好似撒娇。

可书桌前的人只是摇摇头,便再次把目光转回手写的文件上,没有抱猫的手拾起羽毛笔准备继续工作。黑猫恼怒的挣扎起来,它用力蹬开搂着它的手,一个转身跳到那人脚边的空地上,闹脾气的咬住他的袍子后悬挂的红色缎带,用力向外拖着。而刺客大导师只是微微一用力就解救了可怜的缎带,猫却因为用力过猛摔了个踉跄。它愤怒的吼了一声,无视大导师怜惜的眼神跃上桌子,趁他不备时叼走了插在墨水瓶里的羽毛笔,并快速的蹿到房间门口,回过头来瞪着书桌前的人。

“马西亚夫!”

刺客大导师恼怒的训斥出声,左手威胁似的如鹰爪曲起,藏在皮革与机械下内敛而危险的刀刃几乎要弹出。这似乎看起来有些小孩子气,但被称为马西亚夫之鹰的伟大刺客导师,确确实实在和一只猫怄气。他们像两个打架的孩子瞪了对方好一阵子,期间大导师好言好语的请求这只特立独行的宠物将羽毛笔还给他,甚至还许诺晚饭多给它两个小鱼干,或是板起脸佯装生气的责备它,可都不管用。黑猫仍然固执的咬着笔不松口,甚至还有向外跑的趋势。他们就这么僵持着,静静地等待着对方先示弱。

最后还是大导师先妥协了。他叹了口气从座位上站起来,走到书房角落里一个堆满靠垫的地方——也就是他的床边,慢慢坐下来,向门口的猫伸开双臂。黑猫开心地从齿间漏出一丝回应,飞一般的跳进大导师怀里。大导师被冲力撞的微微晃了一下身子,他无奈地把猫紧紧搂在怀里,顺着力仰倒在柔软的垫子里,从猫嘴里小心翼翼夺回了自己的羽毛笔,顺手把笔搁在旁边的书架上。

一人一猫陷在靠垫里,在舒适温暖的房间里感到昏昏欲睡。烛火在晚风中摇曳,忽明忽暗地闪着顽强的光。黑猫半伏在大导师的胸口上,伸出爪子轻轻放在他横穿右唇的伤疤上。两道金色的视线撞到一起,半是挑衅半是戏谑地同时挑起眼角,随后又不约而同的避开视线。大导师在这为数不多的人猫互动中悄悄笑出声,他金色的双眼微微眯起,从嘴角勾起一个少见的温柔弧度,喉咙深处发出一个柔软喜悦的音节,终日严肃的表情终于有了些变化,手上的力道也渐渐放轻,慢慢地揉搓着黑猫的后颈。黑猫发出舒服的咕噜声,并凑向前去用嘴友好地碰了碰大导师的嘴唇。随后侧身躺倒在舒适的臂弯里,在温暖中悄悄打了个哈欠。大导师也趁着机会准备休息,他翻身侧躺着,把自己蜷在靠垫中,让猫舒舒服服地躺在臂弯里,亲吻猫的额头后也合上酸痛的双眼,一瞬间所有的疲惫和酸痛全部涌上来。不久书房中只剩下书页被风吹动的沙沙声和两个均匀的呼吸声。

大约是深夜了,月光顺着窗台溜进黑暗的书房。烛火早已熄灭,热闹的刺客基地也已归于平静。而黑猫像是感受到了什么似的,它猛睁开眼跳起来,早已醒来的大导师伸手安抚着受惊的黑猫。

原本空荡荡的窗台上多出一个人影,来者的面容隐藏在白色的兜帽下,借着月色隐约可见嘴角的疤痕,左肩代表美第奇家族的披风在微风中晃动。神秘人从窗口跳进来,在喘口气之后转过身来,直直地走向大导师的床铺。他没有减轻脚步,因为他早就看见黑暗中流转的金色光芒。大导师或许在他将手放上窗台的时候就醒了,马西亚夫之鹰总是像一只紧绷的弓,足够浅的睡眠让一点点动静都成为噪音。

况且敢这样打扰大导师睡觉的,还能有谁呢?

来者快步走到软垫堆边,慢慢蹲下身来,好让大导师借此看清他的脸。他仍然有些气喘,急匆匆的赶路总会让人吃不消,马儿的颠簸和糟糕的食物几乎耗尽了他所有的体力。他甚至险些在攀爬塔楼时失手滑下。但在看到那双金色眸子后,似乎一切疲惫劳苦都是为了这宁静的一刻。

他急匆匆的赶回来,回到他的白鹰身边。

白色的兜帽被轻轻拉下,一双熟悉的眼睛紧紧盯着大导师困倦的脸庞。那视线上下打量着他,似乎有一丝不明的侵略意味,这很失礼,但又很热烈 大导师在靠近的身体上嗅到了尘土和鲜血的味道,他皱眉以示不满,却没有拒绝印上来的唇。

大导师尝到了渴求与思念的味道。

一个不容拒绝的吻。

“Altair.”

那人在亲吻的间隙唤到,带着一丝急切与欢喜。被呼唤的人伸出手臂拥抱他以示回应,Altair将他拉入软垫堆,两具火热的躯体紧紧相贴,从喉间不可避免地泄出一丝含糊的呻吟,他在来人耳边低语,说着些以前他从来不会说的话,思念,爱恋,珍惜,什么都好,都掩盖在衣料的摩擦声中。像一句飘入夜晚的轻声呢喃,一对相爱之人的神秘承诺,这是一个属于两人的私密空间。

“Ezio.”

在一番热情的见面礼后,Altair终于叫出来者的名字。声音有些沙哑,但也带上了一丝不易察觉的情绪。像一声叹息,又像爱侣间亲昵的呼唤。他看到Ezio脸上带着略微傻气的笑容,满溢在空气中对他的思念与渴望,蔓延在肢体之上雀跃的欢喜。Altair看着他,看着自己年轻而充满朝气的恋人,也不由自主地笑起来。与对猫的笑容不同,那双金色的眸子此时满载喜悦,嘴角也勾成迷人的弧度,嘴唇微张,像是将思念的话语藏在唇齿下一般,没有压抑的笑声像低沉的呢喃,从内心深处随着血液迸发到四肢百骸。这是那些刺客们前所未见的。

“我很想你。”
他听见两个声音同时说到。

两人快要再次腻在一起时,黑猫跳到两人之间,并愤愤地推开了Ezio的嘴唇,盘踞Altair在胸口亮出锋利的爪子,发出不怎么友好的警告。
这下轮到Ezio笑起来,Altair感到他恋人胸腔里迸发喜悦的震颤,转过头无奈的盯着执拗的黑猫。Ezio伸手挠挠猫的下巴,少见的对猫过度的护主并不在意。他瞟了一眼房门口,使出自己的杀手锏。

“乖,马西亚夫,去找佛罗伦萨。”

佛罗伦萨是只纯白色的布偶猫,蓝色的眼睛像倒映着天空的清澈湖水,皮毛洁白光滑如同丝绸。她是只漂亮优雅的女士,不久前成为了马西亚夫的伴侣。她是Ezio捡来的流浪猫,后来出落成一位亭亭玉立的小美人。她不像马西亚夫的捣蛋,不像马西亚夫的坏脾气,相反,她像是一位优雅礼貌的意大利贵族千金般,让人不由自主的喜爱。

她也是Ezio次次弄走马西亚夫的关键。

白猫听见主人的声音,从房门口悠悠地走进来。她迈着轻巧明快的步伐,踏着洁白的月光幽幽而来。蓝色的眼睛悄悄盯着马西亚夫,她打量着贴在一起的两人,曲起身体盘坐在Ezio脚边。她一直乖巧且通人性,那双晶莹剔透的蓝眼睛像是微笑一般眯起优美的弧度。

“喵呜”

她朝马西亚夫叫了一声,半威胁半请求地竖起尾巴昂起毛茸茸的脑袋。连马西亚夫此时此刻也臣服于妻子的威严下。它乖乖地从Altair胸口跳下来,小心翼翼地靠到它的大小姐身边,讨好似的嗅嗅她下巴的毛。佛罗伦萨还以一个略显嫌弃的眼神,却也伸出舌头舔舔马西亚夫的颈侧。两只猫卷着尾巴,在一路打闹上往卧室去了,怕是要实现霸占大床的野心。反正这两个人类今天也不回去了,不是吗?

在两只猫终于离开之后,Ezio翻身躺在日夜思念的人身边,伸出手臂把他拉进自己怀里,把头埋进恋人的颈侧贪婪的汲取温暖的气息。两个大男人挤在一块狭小的地板上,却莫名的满足与舒适。Altair也没说什么,挑了一个舒服的姿势窝在年轻恋人的怀里, 两双长腿纠缠在一起,静心感受着近在咫尺的呼吸和从布料下传来的体温,似乎要与炽热的感情一样将他烫伤。两对视线再次撞在一起,逐渐交融的呼吸与浅尝辄止的亲吻让夜晚的空气慢慢多了一丝燥热。但同时涌上心头的疲惫也折磨着两人本就不清醒的神智,他们不约而同的打了个哈欠,又盯着对方吃吃地笑出来。

“睡吧,Ezio。”

Altair伸手搂住意大利人的脖颈,温柔地在额头上落下一吻。不论如何,现在这位令他朝思暮想的人终于回到他身边,完好无损的,仍然深爱的,他似乎要把这当成一场虚幻美好的梦境,若不是Ezio望向他的目光中情感如此热烈而真切,像熊熊烈火般的欲望,又多了沉淀下的耐心与温柔。他们变得越来越默契,在替对方着想上也思考的越来越周全。他们不愿任何一方受苦,也不愿对方为了自己而委屈。即使有时两人只是站在鹰塔顶端眺望地平线,弥漫在两人间的平静与安宁也是前所未有的。

或许是两个契合的灵魂终于找到了珍重的感情。

“晚安,我的Alty。”

Ezio吻上Altair的唇,在他抗议之前恋恋不舍的放开了。他看着他的大导师闭上眼睛,长长的睫毛在月色下投出淡淡的阴影。他凑过去,让两人额头相触,在呼吸相汇缠绕时沉沉睡去。他们在月光的照耀下相拥入眠,带着对第二天的期待与恋人回到身边的满足,带着对余生所有事情和感情的猜测,心存感激的享受每一刻的留恋。

他们从初识,到相恋,到陪伴,到死亡,彼此的手,牵起了就再未放下。从背后多了一个人,到信任的睡在他的怀抱里,那份宁静,炽热,充满渴求与欲望的感情,终是沉淀下最美的结晶。

一个相伴一生的名字,一段刻骨铭心的爱情。

番外(?)Ezio的梦

“你知道吗,Altair,我做了一个梦。”
“梦里你是我的先祖,我们间相距着无法跨越的沟壑。”
“整整四百年,千千万万个春夏秋冬。”
“我用了一生去追寻你的脚步,去寻找你留下的智慧”
“当我满怀喜悦的以为我找到了你一生的智慧时,我所看到的场景像重锤一样击打我的内心。”
“在偌大无人的地下图书馆里,书架上空空如也。”
“我走进去,看见你笔直的坐在座椅上,传承着四百年前辉煌最后一点骄傲。”
“没有书籍,没有智慧,只有你,我的兄弟。”
“我的爱人。”
“我在痛苦中挣扎醒来,泪水不争气的淌了满脸,却看见你望向我担忧的眼神。”
“那双闪着光芒的金色瞳孔,那柔软的栗色短发,我回忆着你嘴唇温凉的触感。”
“如此真切,如此现实。”
“你在我身边,我意识到。”
“似乎梦里的一切都没那么重要了,我看见阳光披在你肩上,袖剑如鹰的羽翼般闪闪发光。”
“至少此刻,我拥有你,我的爱人。”
“我们可以在阳光下牵手,在月色下接吻。”
“一起躺在鹰塔上发呆。”
“养两只可爱又闹心的猫。”
“在刺客们的目光下见证我们的感情。”
“所以,直到我垂垂老矣,直到我步履蹒跚,”
“直到死神降临在我面前。”
“我一直拥有你,Altair。”
“我的朋友,我的兄弟,我的爱人。”
“我的Altair。”

END




简短的说说:
刚入AC坑不久,可能时间线有点混乱,请谅解。这篇里Altair与Ezio生在一个时代,比Ezio大三岁,那个美弟奇家族披风完全是私心想描绘画面写的。。
写这篇的时候脑子完全一团混乱,根本不知道在写些什么疯疯癫癫的东西。本来只想写到猫和Altair睡在软垫里,但后面却一发不可收拾的写了下去,真的太想太想看EA两人在一起,就是普普通通的日常就好,想让他们在一起。
Altair也是血肉之躯,他需要安宁,需要感情,是个会被疲惫影响的人。而可以Ezio给他一个机会。

在Ezio这里,Altair就只是Altair,不是马西亚夫之鹰,不是刺客大导师。

在想象中他们的感情应该是不乏热情而宁静的,两人日益增进的默契会让他们成为天造地设的一对完美灵魂。一种看起来简简单单的,像拥抱一样的感情,一种沉重浓厚的,像义务一样的相爱。
不知道如何形容,特别希望他们拥有这样的机会,就哪怕一个牵手也好。不过bug碧的大刀一把一把的捅的可带劲了,也只能自己想想了吧。

感谢耐心观看。

练一下大叔。

群里发了个图……然后我给配了个字……蜜汁好笑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康公主内心是崩溃的

一个看起来很骚包的Ezio(误)

是错觉吗……为什么每次都觉得画的Altair好幼……?

《黎明之前》 EA 短小而渣


Ezio总是在黎明之前醒来。
他会照常翻身下床,
活动酸痛的肌肉,
佩戴好武器后洗漱离开。
从某一天开始,
发生了一点小小的变化。
Ezio依然在黎明前醒来,
但他没有离开,
只是发出一声满足的叹息,
转过身把熟睡的白鹰搂入怀中。
直到划破夜的第一缕阳光落在肩头,
白鹰会振开双翼醒来,
他会用困倦的金色双眸打量Ezio的脸庞,
转身与他交换一个甜蜜深沉的吻。
之后的千千万万个黎明,
Ezio都会安心醒来,
瞧见他的白鹰栖息在自己怀里,
然后微笑着享受每一份安逸的舒畅。
活在当下,
何不及时行乐?
相互爱慕的两人永远贪婪着对方,
就算失散在战火年代,
也与他同生共死。
死亡也无法将他们分离。












其实是听了陈奕迅的《1874》带入EA被虐的半死不活,又一不小心看见启示录的图书馆,哐叽一下就虐懵了。深夜随便写写安慰一下自己……

瓶颈期就不该画画……可是Ezio真好看

一个迟到的六一……?第一次画了二太爷诶…上面有一个并不怎么像的小挨揍w
好了好了,六一快乐嘛

半夜睡不着画个挨揍,挨揍真好看可是画不好,表示很心痛